日本女人唔易做:日本女性的既定角色?談男女差別



大家可能都有見過花卷壽司?即是那種日本媽媽們為孩子做的、可愛程度爆燈的角色造型手卷壽司。嫁到日本後,我問先生:「真的有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嗎?」他解釋:「沒辦法,日本的中小學生都會帶便當上學,通常都是由媽媽製作,不像香港那樣,批准中學生中午外出吃飯。便當要好看之餘,又要好吃,又要有營養,這樣才不會令自己的孩子在同學面前失禮。」



也有很多人問我,日本女生為什麼都打扮得那麼精緻可愛?的確,東京街頭上的女生幾乎全都會穿着亮麗,略施姿粉,她們不一定是為了赴會,可能只是買個菜、吃早餐,但要她們「踢拖」素顏出門,反而會令她們覺得不自在。仕途上,女性也沒有如男性一樣的待遇。老一輩的,思想更保守。職場上由女生奉茶遞水的潛規則,正是以性別區分職責的一大現象。「大和撫子」的概念,更是日本文化中對女性的最高級讚賞 - 舉止優雅、性格溫文這些特質,正反映日本社會對於女性的要求。即使早已進入現代化國際化時代,這種古老觀念仍未被徹底動搖,想要成為稱職的家庭主婦依然是很多女生的夢想。




不過,近期終於出現了轟動日本社會的事件 - 伊藤詩織被性侵案。女記者伊藤詩織於2015年被當時任日本TBS電視台駐華盛頓分局長的山口敬之侵犯,聚餐見面後遭到性侵,事後當她報警時竟遭到警方質疑,2016年又因證據不足而無法起訴。伊藤詩織著書《黑箱》,寫下她的故事,亦同時令山口敬之的聲譽盡毀,反起訴伊藤詩織,要求她賠償1億3000萬日元。但因為伊藤詩織事件的轟動性,令日本對於原本懲罰低於盜竊罪的性侵犯罪、沿用了110年的法律有所改變,法定最低刑從3年增至5年,並同時包含一條允許男性作為控告方的更改。她亦透過公眾場合道出一個殘酷真相:日本的性侵犯罪無處不在。日本教育裏缺少正當的性教育,但與性相關的內容卻充斥街頭及網絡,色情書刊無處不在,這就是日本人接觸性話題的渠道。即使女學生遭遇到電車痴漢,她們通常都只會啞忍,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終於,東京地方法院於2019年12月18日裁定伊藤詩織控告山口敬之的性侵案,判決山口敬之賠償伊藤詩織330萬日圓。經過多番堅持及長期抗戰,終獲勝訴。伊藤詩織的事件告一段落,但這意味着日本女性權益開始會受到關注嗎?說不定。接受過外國教育、思想較開放的她只是整個日本社會的冰山一角,情願啞忍的傳統日本女性仍屬大多數。但事件對法律改革作出的影響,是一大進步,亦喚起民眾對性暴力的關注。現在,女性權益問題仍屬起步階段,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0 意見

歡迎查詢或留言 :-D 多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