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北] 深入福島|3.11後9年 親身走進海嘯輻射災區 用輻射探測器看真實一面



[日本東北] 福島縣、宮城縣,可能不算日本的熱門景點,但對於喜歡深度遊日本的朋友來說,這兩個地點就如明珠一樣,寶藏有待發掘。這次我深入了9年後的福島縣輻射災區,拿着輻射探測器,用肉眼看到福島第一核電廠,又走到已經逐漸復興的社區內。浴火重生後的今天,與我想像的不一樣。


             
           
      

    前言:一人一部輻射探測器|從東京出發 深入福島災區




    這次我參加的旅行團,從東京直接出發,駕駛到福島約3小時。導遊一開始就發給我們一人一部輻射探測器,在不同的地方觀看數值。我在出發點(即東京車站)率先看了一下,數值是0.07。這個數值是以每小時計算的微希伏特。

    1(mSv)毫希沃特=1000(uSv)微希沃特
    1(Sv)希沃特=1000(mSv)毫希沃特

    相比一下香港情況,上網查天文台的圖,以赤鱲角來說就有0.14!不過,單憑數字是不能理解對人體的影響。根據衛生署資料,「一個人接觸到的輻射量大約為每年3.0毫希(1 毫希 = 1/1000 希)」但接受劑量也會因我們的行為所改變,如接受X光檢查等。

    一隻蕉是0.1微希沃特,一次胸部X光就有6,000微希沃特,但其實乘搭飛機也有輻射,單是一程由香港至美國的飛行旅程,就會產生0.08毫希沃特(80微希沃特)的輻射劑量,而一名空勤人員平均一年接受的劑量達5毫希沃特(5,000微希沃特)。

    「人體若在短時間內受到大量輻照,超過1希沃特(1,000毫希沃特/1,000,000微希伏特),有可能會出現急性傷害如作悶、嘔吐、疲倦和脫髮等徵狀。」 - 來源自香港政府網頁

    有了對輻射的概念後,那我們就拿着探測儀出發吧。


    香港天文台截圖(2020.03.09 16:00的輻射指數)

    這次行程為:1) 浪江町   2) 雙葉町大熊町一帶(亦即受影響最嚴重的區域)3)富岡町 4)楢葉町 四個地方。還記得地震及海嘯發生於2011年3月11日,而在2015年9月5日,楢葉町率先解除避難指引。隨時日過去,一些地方也逐步重開,後來於2017年4月起,富岡町及浪江町也重開。而近期最為轟動的,就是於2020年3月14日重開的JR東日本常磐線,現時一些還屬於「歸難困難區域」的地點,屆時將會部份重開。


    這次會前往的4個地方,包括中間4號途經的一段國道。

    日刊工業新聞的報導(2020年1月21日)


    見證毀滅 浴火重生的小鎮與人們


    1.  蕭條街道 與 溫馨商店街|浪江町





    這次走進浪江町,小鎮街道,幕幕令人刻骨銘心。鎮內人影零星,空置的屋甚多,破碎的玻璃窗、撕裂的外牆,小鎮安靜得會出現白噪聲。輻射指數絕對不是應該隱瞞的事,所以鎮內設置了很多輻射指數顯示屏,當時電子屏幕顯示的數值為每小時0.211微希。雖然算不上很低的數字,但卻沒有想像中高,難怪在餐廳裏頭,還是會正常營業。據悉,現時總共有1,000人住在町內,只有原來的5%。

    導遊也向我們展示了一些災後數年的相片,讓我們對比一下今天的實況與昔日景象。 對照之下發現很多房間已被拆毀,原來是因為自解封後,市民需要重新課稅。一些人已經在其他地方重建家園,不打算回來家鄉,因此索性花一筆錢拆掉房屋,減省開支。事實上,我沿途就看到很多等待「解體」的建築物,以貼紙或站牌標示出來。






    從蕭條的街道走到另一個轉角,來到市政廳的旁邊,竟然有一條小小商店街,集合約10間鐵皮屋式的臨時店舖,有AEON超級市場,是鎮內唯一可以逛逛的地方。有刺身店、炒麵店、和洋式餐廳,刺身並非來自福島,這點可以令人安心,但至於其他食材,大家也沒有特別過問。反正餓了就吃吧,問太多自己心裏也變得緊張不安。大家當下似乎也是抱着「既然決定來了,就不會太介意」的心態。商店街內播放着悠然的爵士音樂,令人放鬆;餐廳裏客人有講有笑聊些不着天際的事,大家朝氣勃勃。在那一刻我才發現,當地人如常生活,有老人有年輕人,甚至有小孩子。各人若無其事,自由自在。

    避難指示區域的變化|福島縣縣廳:https://www.pref.fukushima.lg.jp/site/portal-zht/zht03-08.html









    2. 請戶地區海邊 海嘯侵襲過的海岸上|浪江町


    車子駛到了海邊,到了一間被海嘯沖毀的學校。頹垣敗瓦,仍呈現眼前。電線半天吊,鞋櫃與大門四散,時鐘停頓在3:40的一刻,正是地震後1小時 - 海嘯來臨之時。我們又走到浪江町內另一家學校,從大門外看到鞋櫃內仍擺滿9年前學生們的鞋子。當時大家因為趕快逃走,鞋子一直留在那處,原封不動。看到這一幕又一幕天災痕跡,教人鼻子為之一酸。

    我站在浪江町海邊的防波堤上,原來這裏是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約4公里的位置,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輻射數值0.09,是不可思議地低的數值。回首一看堤下小鎮,過去房屋滿佈,全被沖走,只剩學校一所與長滿野草的荒地。










    3. 希望之牧場 奇蹟生還的牛群|浪江町




    來到浪江町的希望之牧場,可謂行程中最具啓發性的地方。牧場主人吉澤正巳先生是輻射受害者之一,自己的家就能夠看到第一核電廠。當年,福島很多牧場的動物,因為被鎖鏈鎖在牢籠中,餓死渴死,瘦削見骨,但吉澤先生的牛群逃過死亡突襲的一劫,原因是吉澤先生回去了牧場,拯救他們。





    當日探訪牧場,吉澤先生笑指自己已經多年受輻射影響,而眼前整個牧場內的300頭牛,有一些是新生的小牛,另一些就是長期暴露於輻射的成年牛隻。災後1個月,政府下令全部警戒區內的生畜都要被清殺。但吉澤先生極力反對,雖然這些本來每隻價值1百萬日圓的黑毛和牛牛隻經已沒有經濟,不能吃不能賣出,但吉澤先生出於人道理由,沒有放棄牠們,他甚至承諾終其一生都會努力照顧這些牛隻。災後的日子,吉澤先生從一屆寂寂無名的農夫,變成社會運動家。憑他與其他同樣受災、同一理念農民的力量,向政府進言,甚至飛到海外與一些想發展核能的國家及公司分享核電廠與社會的關鏈、風險。

    現時這些牛吃的飼料為菠蘿,牧場傳出菠蘿陣陣香甜味,可謂「菠蘿和牛」。能夠來到這裏聽吉澤先生的故事,太值得了。

    官網:https://blog.goo.ne.jp/kibouno-bokujyou








    4. 福島第一核電廠所在地|雙葉町・大熊町


    行程的其中一站,需要穿過位於「歸還困難區域」的國道6號線,途中會靠近福島第一核電廠。我盯着一直升高的輻射數值,雖然一直待在車廂內,但數值有一瞬間升至每小時6微希,但逗留時間幾乎只有2-3秒,很快便回落至2,1,0.2⋯⋯假若長時間留在那個空間的話,一定要穿上保護衣物,但只有一刻經過的話,相信比照一次腹腔X光的600微希還要低。

    不說不知,車廂內的數值通常會比暴露於空氣的戶外環境低,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不下車,不停車,不進入區域。道路兩邊以鐵欄圍起來,在車廂內仍能看到輻射清理工作的痕跡。一個個大黑色袋,裝滿的是殘留輻射的物品、泥土等。這些黑色袋幾乎排滿了一整塊地,幾千幾萬個,遍佈整個區域。





    5.  溫馨小區 一切如常|富岡町 與 廣野町



    從氣氛緊張的重災區回到較為平靜的社區,富岡町是另一個較為多人聚集的社區,於2017年4月1日解除避難指示。有超市,有人流動,很多人都是穿着工作服,可能是周邊地區進行清理及復興工作的職員,也有他們的家屬、妻兒。這區內也設有一些監測站,是為免工作人員一日累積輻射過高而設的地方。

    這晚我們到了廣野町的HATAGO INN留宿,剛好遇上日本3日連假,住客意外地多。我又再看看探測器的數值,這裏與東京站幾乎一樣,只有0.07。想不到距離封鎖區域才20公里,經已一切正常。HATAGO INN的大堂內設有漫畫圖書館,住客可借上房間閱讀。酒店走時尚型,結合商務式的快捷簡潔及家庭式的溫馨設施。晚間提供自助晚餐,餐飲質素非常高,相當好吃。在HATAGO INN內好好休息一晚,翌日採訪區內最後一個地點:楢葉町。

    官網:https://www.hatagoinn.com/hfh/



    HATAGO INN大堂

    HATAGO INN客房

    HATAGO INN內的自助晚餐




    6. 重建社區不簡單 | 楢葉町


    於2015年9月5日解除避難指示。距離第一核電廠15-20公里外的楢葉町,是奧運聖火傳遞期會經過的一個地方。我們參觀了一座非常漂亮的市民中心 - Naraha CANvas。為我們解說的職員本來是群馬縣人,後來到了福島進行義工活動,造就了他在這個地方當上了全職工作。昔日社區消失,鄰里四散,重建家園不單是建房屋,建學校醫院而已,要令到市民重新擁有歸屬感、家的感覺也是很重要的一環。Naraha CANvas就是一個社區中心,凝聚市民,間中舉行音樂活動,有BAND房,有電腦自修空間,有茶室空間,讓市民來到這裏交流互動。這一座社區中心很美,小小的建築物內五臟俱全。

    從這座大樓,看得出大家對重建社區的願望之光。








    後記:福島核電廠一帶1.5天行程後 累積劑量到底是多少?|我也可以預約參加嗎?


    1.5天的福島核電廠一帶行程到此為止,最後我回到宮城縣的酒店再看看探測儀。當中一個功能是計算累積劑量 - 數值為0.004毫希沃特(即4微希沃特)。還記得文章開初提到:一程由香港至美國的飛行旅程就會產生0.08毫希沃特(80微希沃特)的輻射劑量嗎?兩者時間相約,但福島行程接收到的劑量是飛機的一半。多搭幾程飛機,已經比我這次前往福島的行程上要高出好幾倍。

    整個旅程也很令我發人深省,每當站在福島的土地上,就會想起當年的事件。如今,面目還未全非,瘡痕斑斑,但人卻不能不抱着希望前進。死神身邊擦過後的今天,福島人民仍能滿懷希望的繼續努力生活。每當想到這裏,就會給我多一點生存的勇氣。

    **更新:文章出街後,很多朋友向我查詢如何可以參加這種旅行團,以下貼上預約網址。我這次的旅行團是以英語進行的,導遊英語非常流利,溝通無難度。

    由viator營運:Fukushima disaster area day tour from Tokyo (Within 20 km of Fukushima Daiichi) - http://tinyurl.com/u6kptzu



    4 意見

    1. 最後一段0.004毫希沃特(即40微希沃特)計算有誤,應該是4微希沃特.

      回覆刪除
    2. Thank you so much for writing your feelings. It's like bringing me to the places and feel how you felt there. Enjoy so much. It's still quite emotional while looking at the pictures after 9 years. Love Yuzuru Hanyu, amazed by his performance and artistry, and touched by his story. A lot of feelings about this place. Thank you again! Great job and please keep writ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anks for reading and your kind words! :-)

        刪除

    歡迎查詢或留言 :-D 多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