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專欄散文

Social Media Life? Or Lie?

Views

前幾天與朋友聊天的時候,我忍不住與他們一一傾訴,坦白藏在我心裡的一件事:「我很討厭自己越來越變得呃like。每次一旦心態稍微歪掉,我都再三提醒自己無忘初衷⋯但事實是,有時身不由己!」 我也很想與一直支持我的讀者表明心聲。因為blogger的讀者數與互動數字,雖算不上一切,但可以說是他們的大部份。有沒有客戶向你邀稿,也首先取決於這些看似虛無卻又很實在的數據。你明白的,社會最愛玩數字遊戲。



在龜島的時候,我過得很自在,因為專心一意地研習潛水,並沒有太多時間關注社交媒體,人放鬆了,自在多了。以往有記者訪問我時問我有關全職blogger這回事,我也毫不忌諱回答道:任何事終有完結的一天,所以我已經為自己安排後路。表面上,我的回答像是基於臉書抑或是IG消失的預視,其實事實上是我更害怕自己會泥足深陷。

打開舊照片的資料夾,發現以往的相片都是隨心拍,不在乎美醜,都是一種回憶。後來,該說是進化還是退化好呢?為了一張美麗的照片,我們彷彿變得不惜一切,煩了別人,也苦了自己。IG上追蹤者的數字增加了,開心了半秒,但好像還未夠多。然後下一張相,我們要穿得再少布再艷麗再浮誇,是幾乎脫離現實的程度。 這樣說不知道會不會令不少朋友覺得我口不對心。數天前把一套日劇看完 - 叫「四重奏」。故事講述四名男女意外地組成一個四重奏的弦樂團的經歷,以及四位本來互不相識的人各自背後的故事。劇中角色曾經提及過「把興趣當成興趣,還是當成夢想」。當你將興趣變成夢想,而又未至於有天才的天賦時,有些事情就會變得身不由己,就像真紀搶了只剩九個月命的鋼琴家的工作一樣。

權力使人腐化。那呃like,是否也在令人忘我?那個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不是如那張得到100個讚的照片一樣,如此光鮮亮麗? 我不想騙大家,也不想騙自己。當初我構思bedtalkthurs,我堅持不想用化妝後的樣子示人。有很多影片,我也越來越不會介意自己化不化妝。大家喜歡我的個性自然會喜歡,不喜歡的話便是無緣。說得有點佛系,但我的真面目便是如此。Poker face是我的弱點吧。

迎合市場需要的才是智者,但奈何智者都變量產。

 (純粹個人感受)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