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日本 couchsurfing

[沙發衝浪Couchsurfing] 第一次:一切從吉祥寺開始

Views
吉祥寺商店街


我人生的第一次沙發衝浪,居然是在日本的東京都吉祥寺。當年我趁著畢業後找工作的一個空檔假期,去了東京一趟為期兩週的旅行。有時候朋友問我一個人旅行會不會很無聊很悶,但其實只要自己主動一點,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到處都是。5年前,旅行東京大都離不開吃貨、購物。而我,當時經已學了好一段時間日文,心裡一直想要找個練習日文的好機會,所以鼓起勇氣,在日語程度「半桶水」的情況下,傻呼呼地找了個日本主人,想試一下住在日劇裡經常出現的時候細小卻五臟俱全的Studio式單位,又同時可以好好運用一下我學了好幾年的日語。就是這個單純的願望驅使,我「膽粗粗」嘗試在沙發衝浪網上隨便查找一下住在東京的沙發衝浪主人名單,發了幾個訊息,等了才一會,便已經收到一個正面的回覆。

在許多外國人眼中,日本人可能較為害羞,不太喜歡與外國人交際,而且礙於英文能力,應該不像西方國家一樣對沙發衝浪抱開放態度,所以當我收到一個正面回覆的時候,我可是高興得不得了。高興還高興,始終一個女孩子隻身住在外國人的家裡,其實並不安全。因此,查看評價及評估對方的職業、性格、居住環境等等也是非常重要。這位住在吉祥寺的女生,在東京當護士,與韓國藉男朋友一起居住。經常幾輪的網上交談,約好時間我便出發了。


雖然對方只允許我逗留一個晚上,但我還是非常期待。相比起所有景點、美食,這個約會才是此旅程的最大亮點。第一次到吉祥寺,距離東京市中心不遠,我們約好在車站前見面。豐滿圓潤的身材卻滿面笑容的Yuki,從遠距離早已感受到她的熱情歡迎。她一開口便跟我說自己不太會英文,所以希望盡量以日本溝通。接下來的時間,她立刻帶我去與她其他日本朋友見面吃午飯。還清晰記得我們穿過了高架的鐵道天橋一邊走路一邊聊天的時光,到了一間只有日本人的清新風格咖啡館。她的朋友向我自我介紹,並派給我一張張可愛的自製卡片,我才發現原來在年輕一代的日本人之間,會以這種方法自我介紹。她的朋友就像平日逛原宿時會遇到的那種風格獨特的女孩子們,有的打扮成黑色拼螢光粉紅的龐克系風格,有的則是斯文清純風,但大家都一貫的保持著日本女生彬彬有禮、笑容可掬的傳統。可惜的是,她們似乎想要和我分享很多,但只怪我的日文程度不至於可以日本當地常用潮語去交談,加上日本人之間對話的日語又極快,所以我只能明白一半。

吃完飯後,她的朋友先行離開,剩下Yuki帶我在吉祥寺周圍散步。我好奇問她:
「我的日文太差了,會不會很理解?」
然後,她說了一番我難以忘記的話:
「我之後打算要辭掉護士工作離開日本,到處旅行。我想透過沙發衝浪認識外國人,為我之後到處旅行做好準備。即使我們不能夠完全互相了解大家的說話,但這就是認識外國人的有趣之處,可以學習到的東西有很多。」

這番話,事隔5年的我仍然記憶猶新,或許只是客氣措辭,但仍動之以情。晚上我們又再與她的朋友碰面吃燒肉放題,即管是與我素未謀面,她們仍熱情請客。吃過那麼多頓燒肉放題,卻只有這一頓令我如此難忘。

經過大半日的相處時間,大家很快就建立了旅行人之間的一種奇妙信任。在很多人眼中,對於認識只有一個朝夕時間的人,信賴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但在熱愛旅行的人眼中,信任之間的那道牆較容易跨得過。這可能是旅人與其他人的一個微細分別吧。

回到Yuki的家中,果然是那種一幢大廈有很多個小單位,每個小單位都是每位租客的小天地。日本人的家其中一項方便之處是,看似必要的單人床,其實並不必要。日本人只要有一套簡單的放在地上的枕頭床舖就可以了。Yuki為我舖好床,她的男朋友亦在這個時候回來。稍微淺談幾句,她的韓藉男朋友便做自己的事了。這一晚,大家就睡在同一個大廳之中。隔天早上,記得是清晨7時許。因為她要一早上班,所以我也同一時間起床,同一時間出門。早晨時份,三人的倦意未消,話不多。作為客人,我跟Yuki說了幾句感謝說話,便在車站與她分別,回到淺草寺附近的青年旅舍。道別之時,我們總是會說幾句希望再見的說話,但會否再見卻需要前生修身得來的緣份。

東京的脈搏,與香港很像,人來人往,匆匆略過,我們習慣低頭卻很少回頭。能夠與一個人相知相交,一個點也不容易。可能是大家時間不對,又可能是大家空間錯配。然而,Yuki與我的緣份,經過了兩天一夜的光陰,竟然在一年後再度交匯。在辦公室9-6的某一天,我突然收到她的一個訊息,告訴我她經已實行辭職旅行的願望,下一站即將要來到香港,希望與我相見。無任歡迎之餘,我更被她的行動力所驚歎。要放棄安逸,並非如掛在唇邊一樣容易。她留在香港的三天,我抽了大半天帶她去了吃我最愛的點心,帶她逛逛尖沙咀海傍看維港。與路上認識的旅人再次相見,感覺尤如一個與你毫不相幹的陌生人,真切地走進你的生活,在朋友清單裡刻上清晰的名字,讓你畢生記得。


這幾年以來,透過Facebook得知Yuki在南美旅行,並與南美藉的男士結婚生子。能夠隨心而活的人不多,而被種種潛規則下所規限的日本人或者更為困難,但她正正就是那種不理別人眼光的女孩子。勇氣,非人人有之。

圖為我和Yuki和她的朋友 - 攝於露天燒肉店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