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工作假期

[日本工作假期/漂流生存記#22] 「番左黎香港幾日,慣未呀?」

Views

「番左黎香港幾日,慣未呀?」

要習慣,對於一個旅人來說,即使從未去過的地方,也可以迅即適應得到。日本工作假期正式告一段落,回到這個住了20多年的地方,怎麼可能不習慣呢?熟悉的交通燈訊號,熟悉的霓虹燈廣告版,我又怎可能會忘記呢?忘記,只因一時沉迷於別的東西。有些記憶,一直都在,只是不碰它吧。

記得在日本的時候,我最掛念的(抑或是唯一掛念的)大概就是在茶樓「飲茶」、荃灣的某間米線店與街頭小食,足足害我思鄉了好幾個星期。然而,回到香港之後,在短短兩日我經已把這些想做的事情做完,而接下來的是什麼?我想不到。

在日時,一直都有留意港聞,特別是有關政治、樓價的東西,即使你不去自己搜尋,面書仍然會利用大數據去給你餵食。一翻開,都是有關入獄的新聞,有關樓價升幅連續多月等等的問題。然後又要突然收到朋友傳送到群組的訊息,原來是有關某某白痴上司又害他加班趕工之類的怨言。讀著讀著,情不自禁會呼嘆出一聲聲感慨。這幾天陸續與家人、朋友見面,不出所料,大家最愛問的就是「之後打算找什麼工作?」「你去學潛水(滑雪)?很危險啊!」「什麼時候結婚?」這些問題,簡直比噪音更難聽。然後,他們再補上一句:「你看阿堂家姐,現在當護士,賺得很不錯。」

另一邊廂,電視機播放的新聞報導讀出「本月樓價再度破頂 升勢持續連續1年」
我控訴:「又升?我沒想過我離開香港一年仍然在升呢。」
家人卻事不關己的說:「那當年人工很低嘛,現在不同了!你們的人工比我們高。」
對啊,人工是兩倍,樓價是二十倍。正所謂只要肯努力一輩子,還是會捱出樓來,對不對?還是抱著一個希望等樓市爆破,一下子劈價下來,但似乎等到白髮都跑出來都未必會等到。

走在街上,看到的都是各式各樣的零售店。都市人太幸福,要什麼物質有什麼,錢不缺,只是缺錢買最貴的奢侈品。左一家化妝品店,右一家時裝店。記得年輕時與一班好姊妹週末逛街,每次總是有誰說要買護膚品。開電視,又是在灌輸你要買什麼該買什麼。我開始想念在日本時的鄉村生活,當你什麼也沒有,卻才發現生活原來需要很少。買了一枝洗面奶,用足一年也未用完。

於是回到香港的小窩居之中,下定決心,開始進行大掃除。掃除之際,又發現「斷捨離」是個大學問。看著充滿過去的東西,老是捨不得,卻又碰也不會碰。衣櫃裡滿是舊衣服,10年前買的,卻仍然不捨得丟掉。可是,我告訴自己,長大了,年輕的回憶讓它留在腦裡,重要的是活在當下與未來。以往那固執的我,早已不在。以往那個喜好物質的我,早已不再。於是乎,一大袋兩大袋的垃圾,毫不留情的丟掉。從捨棄開始,學習做更快樂、更好的人。好笑的是,以往和朋友出門都要拿個漂漂亮亮的手袋裝高貴,現在卻只愛穿得舒舒服服重覆拿著同一個在3coins買的環保袋。別人看我覺得我太隨性,但只要自己知道心裡滿足便可。

假如真的要回答「番左黎香港幾日,慣未呀?」這個問題,我想我會這樣回答:
「有何不慣?只是看你想不想要再次習慣而已。」

要習慣,很容易。放下思考,放下堅持便是了。最難的,永遠就是在俗流之中擇善固執。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