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中國 旅行主義

在中國旅行也不錯:青藏有感

Views
這9天短短的青藏之旅,睡得少,看得多。每天都是一堂課。

從前,身邊總不乏朋友很不願意到中國內地旅遊,文化問題,衛生問題,數不清。即使我們固作否認,也總會浮現出「有錢不如到歐美日韓」這種不知從可來的優越感。我認為,總之是未曾到過的地方,我也很想一去 --- 美不勝收的九寨溝、西藏、稻城、香格里拉、長白山、色達。而這次勞累地穿越兩個地方 - 青海與西藏,途中遇到的人和事卻剛巧件件窩心。


在廣州的一間青旅, 我認識了旅途上第一位陌生人,來自重慶的美女 (連睡覺也畫了眼線@_@)... 她自己一個人來廣州玩幾天,聊著聊著越見興起,我們便出大廳再聊,繼而認識了青旅的年輕老闆,才30來歲,去過的內地地方多得很,照片拍得十分造作且惹笑,但景色美麗是真確的。他毫不自私地和我們分享他的旅遊故事,亦教我對中國景內的美景感大開眼界。

翌日早上從重慶轉機到拉薩的那一趟飛機,我繼而認識了來自陝西的29歲女孩,她自己一個人飛往西藏旅行,捨下家人及女兒,想好好從工作上退下來休息一會。她報名參加一個10天團,就已經1萬多人民幣,住得豪華 (Shangri-la / InterCon其中一家)... 就這樣談談趣事,讓我輕鬆地又捱過一程飛機。

到了西藏之後,坐機場大巴回市中心的一個小時車程上,又認識了另外一位來自深圳的大哥,看他兇兇的樣子,穿上黑色西裝外套,頸上圈了條2cm粗的金鍊,本來連坐在他旁邊也覺得有點不安,但他一開口,竟然一腔温柔,語意没有半點傲氣,謙虛得令人覺得不妥。原來他在深圳開辦美容院,好幾家了,雖然真不知道質素如何。光聽他的背景,對比起我這種小蕃薯,他真大有來頭。臨別時他邀我自拍一張,哈哈... (有圖有真相)


在拉薩的第二天,約了來自一間特殊學校的藏族老師卓瑪見面及進行學校探訪。在WeChat上溝通時已十分喜歡卓瑪老師,她處處客氣,為人極有責任心,非常關心初到埗便出現輕微高山症的我們。整間學校學生人數有120, 學生可能是孤兒、患有殘疾,抑或單親家庭的孩子。卓瑪老師從事教育近20年,整個學校的學生名字她都記得。她帶我們參觀學校每個角落,曾想帶其中一個患有嚴重白內障的男孩一起到深圳接受手術,卻因為孩子雙眼嚴重得無法以手術冶好,當天,我們也有與這個小孩見面。卓瑪老師牽著他的小手,看得出溫情滿滿。完成活動後邀我們到辦公室請我們喝當地特產 --- 甜茶。


然之後,我們便聯繫上包車師傅展開觀光旅程,用「藏族肥版劉華」來稱呼師傅實在傳神。擔心加重高山症症狀的朋友問他一瓶氧氣多少錢,打算要到超市買之際,他卻提議回家拿,不必我們耗費。整整四天裡,我們都有說有笑,他也常常與我們解釋藏族文化,間中取笑我們的白痴行為。到了旅程中途,我曾多次感覺他更像是一位大哥哥,多於單純是司機大哥。大概,有些人會說:「他可是做你生意啊!當然要對客人好啊。這是服務的其中。」 但我可不認為這是單純的服務,而是感覺得到那份熱心。三言兩語解釋不了,自己意會吧。

我們還有幸一到他家造訪及認識他的孩子與母親。他家裡竟然還放了真.劉華及真.伊健的海報。想不到90年代的香港藝人至今仍然具有如此影響力。

司機大哥

旅程的第二天下午,我倆不怕死斗膽挑戰自然,在身體還微呈現著高山症的情況下,仍然攀上納木措。當然,那晚我們完全睡不著,心臟像野馬疾走,在寧静的夜裡噗通噗通特別清脆響亮。早上六時,卻必須要醒來看日出 (其實根本沒睡過,何來從睡夢中醒來?)。準備出門之際,剛巧在客棧前台遇到一對蘭州男女,40來歲,是前一夜我在拍攝星空的時候碰到的一對蘭州友人。我問他:「是否準備出門?」女的說:「對啊!要不要跟我們車?」就簡單兩句,我們便應邀上車。多得他們,我們才可以親歷高原之上的晨光。回程之時,我們連番道謝。他們簡單回應:「是緣份嘛!」他們還送上兩杯乳酪予我們。緣,真美妙。

來自蘭州的一對友人

另一個令我難忘的回憶是那26小時的火車之旅。6人座面對面的座位,除了我和朋友之外,就是兩個來自成都的兄弟,一位來自綿陽的女仕,及一位來自青海的叔叔。一進入車廂,成都的哥哥就霸了我的位,要我請他回他自己的位置。放好行李後坐下,怎料綿陽女仕又用袋佔了好一半座,那我的一個座位闊度少了三分之一。當時我有點生氣,於是硬要擠向她那邊,並採取香港人愛用的攻擊 - 「怒啤」,好讓她知道自己阻礙他人。再看看青海叔叔,黝黑的膚色,胖胖的身形,又不理世事的樣子坐在窗邊,我猜他也不會太友善。就這樣,我自以為是地猜度每個人,想起來也覺得可笑。火車即將開動,我們突然被一件小事激發了談話的契機,就是乘務員派發一張人人要填的免責聲明(就是你聲明自己清楚知道高於3000米的高原有機會會觸發高山症之類),他們都沒有帶筆,向我們借用。這才發現,青海叔叔是個温柔的人,沿途常常微笑,毫不介意旁邊的成都兄弟借他的肩膀休息,抵青海後他十分幫忙地帶我們到的士站避免被無良司機割一頸血;綿陽女仕讓座給一位没有買座位票的男生休息好一會,又和我們分享她每年跑到拉薩探老公的浪漫回憶;成都兄弟請大家喝啤酒吃佐酒小食。總之,這趟車,六個人,和睦裡帶點違和。

其實早在五、六年前,懼高的我也幸得一位蘇州來的男生扶我上下虎跳峽,有到過的旅人大概也知道到底有多難走。同一趟旅程,亦在茶馬古道上與來自杭州的鋼材廠老闆娘請我吃燒魚,也是單覺得相遇便是緣。我十分感恩遇到如此多的好人。

令旅程變得美的不只是景,也是人。曾在日本打工時下榻的一位農田主理人家 - 伊東先生,他跟我說:「鄉郊生活的村民很簡單,你對人好,人對你好。」這些話,我越來越懂了。不否認有些時候我也十分痛恨大部份國內的廁所,例如扎什倫布寺正門方的公廁內有數十隻蒼蠅像一股龍捲風團團轉、某油站的公廁內的地上竟然有黃金幾堆,又在機上多次聽到後排乘客為秩序而吵架,景區又常常擠得不想進去,抑或旁邊濃痰上喉的大叔突然在你附近放飛箭口水橫飛,又見過神奇的國民對著故宮城牆撒尿 (WTF),但如若我們撇除這些怪人怪事,中國的確有十分多令人驚嘆的奇景,不該錯過。而接受了無數人的友善後,我更感慨某些時候我們故意裝出來的冷漠。我發現,一個微笑一夥善心,會讓我們身處的世界起變化。

如果人老是向壞的方面去想,那不論是心情還是看到的東西都只會隨之變壞。佛說:「物隨心轉,境由心造」,果真没錯。如果我們旅行的時候不小心帶了一個既有想法的包袱或是一副偏見的眼鏡出發,那看到的東西可能會變質,而事實可能非你所想。試試變成一張白紙地旅行,可能很不一樣。智者說,童心未泯可貴,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別忘記,華夏文明累積幾千年的智慧,絕對比得上任何一個歐美文化更博大精深。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