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工作假期 日本 專欄散文

【日本生活記】導彈飛到頭上的一刻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Views


2017年8月29日的早上,鬧鐘早已調較到7時,為8時上班做好準備。當我和另外兩位室友睡得惺忪之際,放在床邊桌上的手機突然狂響。響鬧聲擾人清夢,又是上班時間了吧⋯⋯時間:6時,手機畫面所顯示的,卻是一串從未見過的文字,令我一瞬間驚醒過來:

死神來了嗎?

政府發表!政府發表!
ミサイル発射。ミサイル発射。北朝鮮からミサイルが発射された模様です。頑丈な建物や地下に避難して下さい。
導彈發射。導彈發射。據報北韓發射出導彈,請往堅固建築物或地下避難。)

讀完這段訊息之後,我當下還以為自己發夢,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以往一直以為,北韓喜歡大炮(用「車」的方法),但想不到這次是真的。


於是,我把所有室友都吵醒,就連一同在LINE群組內的同事,也被我的訊息吵醒。我想,如此嚴重的事件,電視應該會播放吧?的確,每一個電視台都在播放這一宗新聞,甚至有現場直播片段。

日本人室友顯得特別冷靜,但外國人都表現得相當震驚,可能日本人都對災難見慣不怪。雖然大家都在盯著電視機的直播,話語不多,但我的第六感察覺到那一刻的大家,都有同一個想法:

「天要你亡,你不能不亡」

是的,其實那一刻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即使平日在公司裡隻手遮天的老闆;
在死亡面前,你的生命和我的生命頓然變得平等。


我們細心查看手機及電視畫面上的避難對象地域,發現幾乎一整個日本的東面及北面都受殃及(南至東京,北至北海道),我們身處的靜岡縣剛好是範圍的邊緣,不需要避難。我記得我居住位置最近的避難所,要步行20分鐘才到。假如導彈來襲的話,即使我從收到警報的第一刻衝出家門,相信未趕及抵達避難場地,經已身先士卒戰死沙場。可是,即使我能以9秒9高速跑到避難場地,又能保証什麼?即使我未體驗過導彈的威力(不然我還能生存到現在嗎?),但我相信區區一所學校,非銅皮鐵骨,也不會像Captain America的盾牌一樣堅固。


躲到地下避難所不就安全嗎?

根據日本國民保護網站顯示,整個靜岡縣只有極少量的地下避難所,所以假如空襲真的發生,能夠全身所退的可能性極低,你當下只能希望導彈射在其他地方,而不是自己的頭上。

我相信當時受波及的地區,無人知道到底導彈確實飛向的地點,也無人能預測導彈會不會突然出錯掉落到日本國土上。過了一會,電視新聞報稱導彈在北海道上空經已經過。大概基於軍事原因,日本一直採取觀望狀態。對,觀看著導彈飛過,啊,沉到水底裡去。就好像被毛球棒玩具所吸引的小貓,目不轉睛地盯著揮動著的毛球小棒,但就是不出手把它抓住。

導彈沉沒在太平洋,又一班無辜的海洋生物因為人類的醜惡而遭殃。

從前,我以為戰爭離我很遠。

前幾天,和朋友吃飯,我談到這個經歷,不知不覺就牽連到本月美英法空襲敘利亞的事件。大家一聽到戰爭,第一個反應是:避而不談,換個話題。或許因為中國人相信,不談就不會發生,不小心提到也要「吐口水再講過」。和父親吃飯的那一天,剛好是美英法空襲敘利亞事件發生的晚上。父親生於二戰後十年,經歷過文革。從他飽歷風霜的口中道出語重深長的一句:「和平並非必然。」

生於和平時代的我,歷史是從課本上讀,就像一部部故事,讀起來未必令我們更設身處地了解戰爭的恐怖,因為大部份的學生也可能是為讀而讀。以往,歷史是我討厭的其中一科。到了近年,我才慢慢喜歡上歷史,發現到它存在的重要性,蘊含著很多深奧的智慧。

就好像頭上那顆無辜成為代罪羔羊的導彈,當它要來的時候,其實我們只可以享受人生最後的一刻。相比起以往想像中的驚恐與慌亂,人卻是會表現得意外地處變不驚。所以,那個清晨6時許,我最做的是⋯⋯睡覺。
「在天涯的盡頭,歸零。」

延伸閱讀:
  1. 8月29日:北韓於清晨6時許發射火星12型彈道導彈,越過日本上空
  2. 導彈來襲時的避難方法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