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工作假期

[日本工作假期/漂流生存記#23] 學做一個高質素的人類

Views


那天浮潛課,一家三口帶同了一部黃色防水相機,想要拍照。課程開始約30分鐘後,突然聽到那一家人的爸爸向我呼叫,「相機掉進水裡了!」我大聲問:「在哪裡掉下的?」年約10歲的小孩子說:「大概在這個範圍!」聽他也不太確定位置的口吻,我和爸爸一起在附近一直從水面搜尋。當時的範圍水不深,既是黃色相機應該非常顯眼,但我和爸爸搜尋了五分鐘仍然不果,於是我喊了另一位教練過來幫忙尋找相機的任務。我們將範圍擴大多半徑2米範圍,但仍然找不到這部突然消失的鮮黃色相機。一上岸,媽媽連忙跟我說不用再找了。另一邊廂,爸爸也再一次跟我道歉,說麻煩到我真對不起。小孩子也一臉愁緒,似乎因為自己弄丟了相機而十分自責。到了課堂完結之後,父母特意走過來找我和另一位教練,向我們塞了兩個由紙巾包裹好的小東西。如果大家了解日本文化的話,這是日本人包小費的做法。直接付錢的話似是暗示著「問題可以用錢解決」的含意,有失大體,所以都喜歡用信封或者紙巾包好。當收到「紙巾」的那刻,我滿心不好意思。因為我並沒有撿到相機,又要他們破費,但父母非常堅持希望我地收下,我們最後也領情。


而昨天,來了一班預約BBQ膳食的客人(對,我家潛水店竟然連BBQ餐飲服務也有提供,真不明白。)當他們離開的時候,碗碗碟碟都排得井井有條,桌上也沒沾上什麼醬汁,垃圾也自己帶走。作為員工,真心感動,覺得這班客人頭上好像有個光環。我突然想起半年前發生的香港博客居酒屋遺留垃圾事件,當時很多朋友批評博客做法極為不妥。話說今天來了15位日本客人,其實比博客過份得多。隨便將員工的飯鍋當成桌面放自己的隱形眼睛盒再打開來配戴,規定玻璃瓶與汽水罐需自行帶走卻多次追問可否幫忙處理,又將馬路當成自己的遊樂場玩飛碟玩滑板。與其說那位香港博客過份,其實日本人當中也有很多更劣質的人。

但,即使日本人之中也當然有好有壞,但幸而在我認識之中,好的佔大多數,更是好得徹底。我與日本人同事討論相機事件,在日本人眼中認為自己做錯的話,會勇於承擔責任。記得曾經讀過有關強國大媽遲到趕不上飛機而大鬧機場的新聞,這根本就是將自己的錯寄諸於別人的痛苦上。日本人都在成長中被教育要有「思いやり・気配り」(關懷他人)的想法,並不會因為一己之便而令其他人添麻煩。日本人經常如此自豪於民族的優越,其實也沒有錯,真金不怕紅爐火。正如我亦非常自豪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卻只是沒有為民族的質素而感到優越罷了。

老土一句,當年父母經常說學校為什麼與補習社不同,就是會培養學生的德行,不過教育裡「五育」中一「德」,雖排首位,卻好像遠遠不像「智」在社會中重要。說到現世代的政治裡頭、商業世界裡頭,無非鬥智鬥力;以德服人,老闆不笑你傻就是跟你說:「你明天不用上班。」因而漸漸,在忙碌的工作裡,「德」經已被拋諸腦後。在街上碰到需要幫助人士我們有主動上前幫忙嗎?還是相信著總會有人去幫他?在餐廳裡瀉到食物一地我們有幫忙撿起來,還是相信著總會有員工去清理?在公眾洗手間方便完畢,有好好為自己的「蘇州屎」善後,還是相信著反正下一手都會弄髒?其實,只要問自己一個極度簡單的問題:「可以為別人多行一步嗎?」看人,就是從這些小事,看透到那個人的素質如何。我們追求最新款的時裝,一身華衣錦服,看穿了卻這是沐猴而冠裡的那頭猴而已。脫光光赤裸裸,就是一堆發霉的敗絮。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