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旅行主義

[旅途故事] 與南法男半世紀之約

Views

"Life is a crazy thing. Why settle for a boring one?"

前兩天,我和一位法國朋友在Whatsapp上聊天。這位神祕的法國朋友,來自南部城市Montpellier。一想到法南,不知為何總會聯想起那些醉人的紫色薰衣草,彷彿花田的香氣飄進鼻孔,卻明明Montpellier距離普羅旺斯仍然有一段相當的距離。


這位法國朋友,算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神奇的偶遇。五年前,我隻身來到東京進行一趟十天旅行,住進一家位於淺草的背包客棧。一間男女混合8人間,人來人往,大家連打招呼的心情也沒有,每個人只帶著側目而歧視的眼波盯著那些嘈吵又漠視他人的怪房客。背包客棧,奇人異士,共冶一爐。我回到房間爬上bunk bed的樓梯,督見旁邊的床位有一位上半身裸體的人在睡覺。洗完澡後,穿上舊T-shirt,專心看著手機,卻突然有一個貌似醉酒的外國人,走進來開始獨自騷動,明明有人在睡覺卻把燈亮起來。旁邊那個上半身裸體的人果然也被吵醒了,他側起頭往下看,看著那個把他從睡夢中吵醒的賤人,然後看到在看著他的我,我們對望之際,大家都做出了一個極為無奈且不耐煩的表情,再微笑了一下,彷彿表示著對那些賤人的討厭。

"That guy is drunk." 他輕聲的跟我說。

"Yes, i think so." 我同意。

如此簡單的對話,就是我們認識的契機。既然整個房間的人都醒來做自己的事,我們也肆無忌憚的開始聊天。原來他剛剛完成澳洲Working Holiday,回去法國之前順便一到日本旅行。他與我差不多,都是熱愛旅行的人馬座,喜歡一個人到處跑,不喜歡沉悶重覆的工作,一聊便是三個小時。既是五年前的事,當晚聊些什麼我早已記不起,只記得他翌日下午就要離開東京出發往京都。但那夜,在睡覺之前,我們約好了趁著翌日最後一點時間,一起去築地市場。

"If I could not wake up on time, please wake me up." 他這樣說。

到了翌日早上,果然如他所說,他沒有準時醒來。我看他感覺好像很累很累,不忍心叫他。最後,我選擇了留一張紙條,寫了什麼其實我也不記得,大概應該是有關於祝他旅途安全等等吧。於是,我就出門,在東京市內跑我的行程。

當晚回家之後,人去床空,但在我的枕頭上,有一張紙條。原來是法國人跟我說很可惜他睡得太甜醒不來,很遺憾不能與我一起到築地等等,還寫著很高興認識我,「雖然今天要回國但仍希望可以保持聯絡」等字句,最後留下他的Email,並說希望收到我的訊息。記得過去給朋友寫紙條都是單方面把祝福寄出去,很少收到對方的回應。而這次,卻竟然從小小紙條上感受到人的溫情。而這個人,更竟然是位剛相識還不到一天的陌生人。

自從那天開始,我們便開始斷斷續續的對話。在Email上,我們才真的開始聊到一些關於生活上的狀況,分享各自國家的文化,就像是一個素未謀面的筆友一樣,不同的地方是我們早已見過面。這五年來,我們從Email轉到facebook再轉到Whatsapp上聊,也有一段時間我們是停止通訊。當中大家也有談及互相探望的提議,可惜最後也不了了之,基於困身的工作、昂貴的機票等等,總會找到理由。最近這半年,他自從一次單車車禍進行一次腳部手術之後,便要每天早上進行物理治療,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與我聊天的時間好像多了,又再次提到有沒有機會再見的話題。以往每次聊到這個話題的時候,總是各有各忙,即使再想實行卻仍礙於現實所限。突然一天,他說要12月出發往加拿大進行另一趟Working Holiday,決定11月離開工作崗位。而我,9月尾完結日本Working Holiday之後,也在尋找下一段旅程。難道五年之後的2017年,是再見的時機?

我向他提議,不如我到法國一趟讓他帶我到南部四處看看。他說: "I never think this possibility is possible. Weird but crazy." 其實我也一樣,覺得整件事很神奇。於今年年初時,他跟我說: "I still remember your voice. I still remember the place in Asakusa that we stayed." 他對於五年前那短短的一面之緣,仍然如此記憶猶新,且又提到他還留著我寫給他的紙條,真的令我有點感動又驚喜。儘管大家早已有各自的伴侶、各自的生活模式,但對於他如斯珍惜相識的緣份,絕對值得我花一萬幾千元飛一趟法國去會一會這位朋友。

"Weird but crazy."
"Good to be crazy. Life is about adventures and craziness."

人生的各種各樣可能性,可能常常在我們腦海中閃過,卻又因為現實的束縛,某些想法、夢,轉瞬即逝。就算時機悄悄來臨,又有幾多人真的能把這些曾幾何時看似不可能的想法實現出來?於是乎,每個人都乖乖地做隻綿羊,讓現實把我們馴服。

回想過去我和這位法國朋友常常談到未來與及人生的種種有趣體驗,還有兩顆非常渴望過得不平凡的心。他像是一個常常提醒我活著的真諦的一個存在,或許就是能解釋為何五年來二人仍然可以保持緊密聯絡的原因。希望今年真的不會再開空頭支票,與這位朋友終能會面。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