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工作假期 日本

[日本工作假期/漂流生存記#15] 海邊蟲屋日記

Views

住在海邊小屋,相信是很多人的夢想blah blah blah。我現在就住在海邊小屋內,但小屋並非赤柱那種兩層高並且帶有陽台的洋房,我這裡只是一間鐵皮屋,距離海邊大概有100米步距。記得抵達當天,當老闆娘為我作嚮導的時候,見到如此寬敞的「一軒屋」,我絕對是非常驚喜。相比過往工作的宿舍/Sharehouse,這間小屋一點也不小,私人廚房、浴室、洗手間、客廳、側廳,與我以往與大夥兒共用家裡設備的生活真的很不一樣,畢竟這裡是鄉郊地方,怎可以跟大都市相比呢... 然而,搬進這家夢幻小屋的第一天,故事原來一點也不夢幻,反而極為殘酷。




話說在前來伊豆之前,老闆跟我約好時間日子上班,他說宿舍丟空了好一陣子,要好好整理打掃讓我入住。當時我在想,這個老闆應該很不錯。而今天回想起來,我當時竟然沒想到這句話隱含的另一個意思。海邊小屋除了離海邊極近之外,旁邊是一座小山坡,長滿密密麻麻的樹。越接近大自然的地方,伴隨而來的也有大小動物。幸好,熊比較喜歡在深山出沒,在海邊沒什麼機會見到牠。而至今為止我也沒看過有蛇,但記得以往在湯布院工作的時期,有天出門散散步走到一條闊約一米多的小步道橋,木製的扶手欄杆上竟然有條青色的蛇。我看著牠,極為小心翼翼地慢慢通過,但扶手欄杆的高度剛好到我腰部位置,假如當時蛇要襲擊我的話牠絕對可以飛撲到我身上,幸好我還安然無恙。雖然海邊小屋未見有蛇,但對於我來說另一種天敵,便是昆蟲。

第一晚,太掉以輕心,被丟空了的宿舍被各式各樣的昆蟲是正常不過的事。也因此,入夜之後,最愛夜行的蜘蛛在暗暗的牆壁一角出現了。手掌一般大,用手機的電筒照射會看到牠那發亮的閃閃眼睛。在毫無準備之下迎來大蜘蛛喇牙,我當時真的嚇到罵髒話了。一邊在「Shit...Fxxk」之外,一邊在想怎麼辦... 當時我家裡只有一枝對付蚊專用的殺蟲手,並沒有一枝對付蜘蛛用的。眼見櫃裡有一枝清潔劑,想了大概三四分鐘,心跳加速加上呼吸急促好一會兒,我終於狠下心腸向牠噴射。當然,牠逃走的速度很快。我一路噴一邊趕牠到玄關,因為我最不想的就是把牠殺掉然後撿屍體。幾經辛苦,終於趕到玄關位置,怎料到竟然在大門又出現另一隻更大更大的蜘蛛。我再次用髒話發洩當刻的激動心情,但這次情況危急,沒罵幾句便要繼續驅趕。左手噴發,右手拿著掃帚把牠們掃走。在這場戰役之中,人類勝出了。沒有傷亡,只是趕走。

回到屋內,我立刻致電各大好友及男朋友,告訴他們這段可怕經歷。那一晚,我睡得很差,整晚疑神疑鬼的覺得昆蟲會再次出現,而現實中確實一直有一隻蚊在我耳邊瘋狂的鳴叫,開燈,捉不到牠,關燈,睡不著。最後,我輸了。我以為我把棉被整個人蓋著可會解決問題,然而每次聰明的蚊定必找到一個小洞可以鑽進人的被窩之內。我的眼睛,便腫了。而那一晚大概凌晨2時左右,我面向的牆上再次出現一隻大蜘蛛,當時我懷著絕望的心情在想:「為什麼要一直纏著我?」但由於翌日要上班,而我一直被那隻蚊纏繞了好幾個小時,我真的再沒力氣與這大蜘蛛搏鬥。於是,我閉上眼睛,裝作什麼也看不見,不理牠了。
總算睡了一兩個小時,我沒有見到那隻蚊的屍體,可能牠吃飽了躲在一邊吧。照照鏡子,左眼腫得像沒睡覺的可怕倦容。看著自己,真覺得可憐。老闆娘問起我睡得好不好,我便坦白跟她說睡不著,還有蟲的情況。當天,她給了我一個迴轉型蚊香,晚上點火之後,翌日蚊真的死在地上。而我也因為一直吸入蚊香的煙霧,一直咳嗽。對殺蟲一竅不通的我後來才發現點蚊香的時候人應該也要離開房間。記得有一天為了殺一隻蚊,我的蚊香放在走廊上。閒置了幾十分鐘,我透過門的玻璃看到迷朦一片,打開門才發現迴轉型蚊香五列一起燃燒,肯定是當初點燃的時候火太猛,把旁邊的也燒起來。

第一個星期,大小蜘蛛幾乎每天在同的地方出現。我開始懷疑這小屋內是否有蜘蛛巢穴,於是慢慢檢查家裡的牆壁,發現真的大大小小很多破洞、隙縫等等。我不想細緻查看,反正就用封箱膠紙把那些空間封起來了。清楚記得這是搬進來的第三天,其中一直喇牙跑到我的床頭櫃後面,我打算把牠趕出來的時候用力推了櫃一下,牠的兩條腳被我夾斷了,掉在地上。剩下六隻腳的牠跑到我床下底便消失了。我抬起頭看看床下底直線伸延的側廳,在想牠會不會在我不察覺的時候跑得遠遠之際,真的被我發現一隻蜘蛛乖乖的站在門前。我當然用掃帚把牠掃到街外。但是掃完之後回憶畫面,那隻蜘蛛好像並非只有六隻腳。當時太暗我沒有看清楚,但也沒有察覺到蜘蛛身體的異常。莫非牠不是剛剛跑掉的六腳蜘蛛?而是另一隻?
天啊,為了令我心情好過一點,我只好相信這隻被我掃走的是六腳。可惜,事實是過了三天之後,六腳蜘蛛才真的再次出現。

除了蜘蛛,我認識了另一位朋友,叫佑賢,呀,寫法錯了,是蚰蜒。牠長得極似百足(蜈蚣),但動作緩慢。第一次看到牠的時候,覺得牠非常嘔心,但不得極速趕走牠,反正長得跟蜈蚣像的,應該都不是好東西。然而,蚰蜓被譽為是吃害蟲的益蟲,與最常來訪的喇牙一樣。後來,我才發現蚰蜓與蜈蚣分別很大。蜈蚣的腳沒那麼長,但身體卻長多了,而且動作較快,牠逃走的時候我也需要保持敏捷。



雖然,當我遇上那麼多的蜘蛛與蜈蚣之後,我現在確實可以冷靜地處理牠們的出現,如何拒絕這些不速之客。但是,我也曾經試過差點崩潰的時候,就是頭一個星期,當每天都出現幾隻體型龐大的昆蟲,我在想是不是我往後的四個月每天都要回家滅蟲。其實我心底裡很害怕,但自己一個人生活,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

為了避免有其他嘔心的昆蟲出現,例如蟑螂,我每天都打理得廚房很整潔。最後蟑螂還是出現了,可能是一些細小而看不到的麵包屑、菜汁等沾在地毯上。我把蟲殺了,地毯洗好並移除後,再用漂白水清潔地板。

現在,家裡的防蟲產品非常多,一個多月左右已經用了我半枝殺蟲劑。(因為我隔日用一次吧。)現在的我,膽大了,看到小蜘蛛如同看到螞蟻一樣,處理相當容易。大蜘蛛、蜈蚣出現的話也會仍是稍微驚嚇但經已不會像以往一樣嚇得面色蒼白、心跳加速。不過,我每天還是會持著高度警戒的狀態,檢查室內是否Clear無誤才休息。

假如有各大公司想找小妹代言防蟲產品,我是絕對歡迎的。(笑)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