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專欄散文

我不能再去動物園的原因

Views

去動物園的時候會覺得興奮,大概是小時候的回憶了。近幾年也曾有去過海XX園、亦有因為工作關係會去一些什麼水族館等等,但那種興奮感覺早已不再。

小時候,老師帶我們到動物園看動物,手指著動物跟我們講解牠們的習性、特徵。假如當時的我可以跟動物對話,我真的很想問一句: 「你快樂嗎?」小時候,不記得是誰跟我說: 「他們表演完後有飯吃,很不錯吧! 在外反而可能被殺死啊! 」但如果反過來是人的話,因為表演才有飯吃,那根本只是一份工作,一份不做就只有餓死的工作。


我們常常考慮別人的感受,卻甚少考慮動物的感受。令我感受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到了日本別府的某一個景區,其中一部份是動物園園區。其實景區根本無須加插動物園這部份 (完全無關),所以當我見到有動物籠的時候我是非常驚訝。而當中有一隻猿猴,牠站在籠裡的一枝鐵杆上,定眼看著籠外的風景。我在牠面前,牠也一直沒有把我放在眼內,但我卻是默默地凝視著牠。不知道是否我太多幻想,但猴子的眼神流露著跟人一樣也會表現的一種寂寞、絕望。

最近,我入住了一間酒店。我在酒店內散著步,從窗外看到花園裡有兩隻馴鹿。初時驟眼一看我以為是木製裝飾品,但後來兩頭也慢慢移動我才醒覺是真鹿。身邊有一兩個朋友十分高興,但我聚焦到的,卻是牠們身體上隱隱約現的肋骨及那頸上圈著的鎖鏈。原來酒店為了吸引客人出盡奇招,出動到兩頭馴鹿去增添聖誕氣氛。不少客人高興得走上前拍照,但我倒是覺得毫無必要。本來這家酒店在我心目中的印象還不錯,但因為這件事我決定以後不會再光顧。

我想起了那青藍色的西藏羊湖。因為西藏的藏獒長相特別,令牠們成為商人的囊中物。同樣地,牠們被鎖在羊湖旁階梯上的一個小站台。被一條沉重粗大卻只有1米距離移動範圍的鐵鍊鎖著頸項,可憐的藏獒除了站著就只有坐下。人一整天看著羊湖的風景可能是件浪漫事情,但對於藏獒來說這個風景牠絕對不想再看第二次。

我常常想,假如我換成是被禁錮在牢中的那頭動物,而自己的悲慘下場卻被人赤裸裸地微笑觀賞,那麼我生存的價值又是為了什麼?

到底是商人可怕還是客人可怕? 這是個從古自今也不能拆解的難題。假如沒有欣賞貨品的客人,就不會有這樣的商人吧?! 下一次到泰國騎大象之前,可否三思一下?

(攝。奈良公園)


延伸閱讀: 
15 Sobering Illustrations Depict Life On Earth If Animals Acted Like Humans 

Captive Animals' Protection Society - 10 facts about zoos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