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專欄散文

感激旅行,令我愛上寫故事。

Views

尚在中學時代,我尤其討厭歷史課,對於無盡的背誦,感覺就如硬要我吃糞便口味的巧克力。當年,我的想法是純粹當它一份功課而已。而現在,一被考起歷史事件時序,幾乎隻字記不起,反倒三國誌/織田信長,我倒是在遊戲中見得多。


甚至乎傳承自我國偉大文明的中文科,我也不是特別喜歡,還記得那A-Level成績單上最差就是中化一科的黑歷史。可笑是,竟然今天的我卻每晚埋頭苦幹怒寫幾百幾千字的遊記。誠然,我從没想過要成為什麼寫作人,當初畢業後我只簡單的想要加入旅遊業打滾,老老實實當十年八年做個「一塊招牌都可能壓中幾個」的小經理。而偏偏,世事不由得你去操控,隨時日而生的經歷,會將你的精心部署毫不留情地擊潰。但,那又有什麼所謂?有朋友知道我快要出發前往西藏,向我推介一個能窺探前世今生的湖 --- 拉姆拉錯。可惜,我並不太感興趣。準確一點,我對偷偷知道未來發生什麼没有興趣。人生要靠自己摸索才有意義,而未知的驚/喜也是種經歷。

最近我没有迷上Pokemon Go,  因為手機天生腦部缺少RAM這回事,Load速呈蝸牛狀,焉知非福。反而,我多了些時間看書,比我年少時唸的課外書數更為多,真諷刺!寫一篇好的旅遊稿,歷史要知,行文要順。隨著讀者數量增多,我不可以再如此隨便...... 當我在讀王貽興的《旅人形‧江戶亂步》,有幾句值得令我深思的語句:
我在寫作裡不斷反覆深挖自身的同時,其實,是在嘗試通過探究自己,去理解跟我有著同樣結構,站在同一塊土地上的你。 
如果寫作光是自我理解與自我滿足,它根本不可能有著自身以外的共鳴與感通。
這短短幾十字,說穿了我的心。如果不是旅行,帶來了眾多生命上思考上的改變,我想我今天大概只會繼續拼命工作,怎得來閒暇時間沉澱冥想 (發夢也)。慢慢,旅行不會為滿足口腹物慾而存在,而是成為了改造自己的一次機會。即使乘著列車渡一趟漫長的路段,抑或面向世界中心的一塊巨岩,只要帶上心和眼睛,也都是一個機會。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