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專欄散文

由Influencer所創造的資訊世界 錯漏百出

Views


從事了全職Blogger好一段時間,我很想反思一下自己現時的工作。年輕人嚮往成為Influencer,坊間書店也出版多了有關如何經營自己的社交平台去獲得最大利益的書籍。Influencer本來很正面,擔當著訊息傳播的影響力。但反過來它也像是一種邪教,可以洗腦,可以操控人心。我曾經參加過不少職業分享講座,分享過自己作為全職旅人的心得,如何透過旅行寫作變成工作的一部份 - 同場也有會計師、建築師等分享他們的經歷,可是當中最受同學歡迎的,偏偏就是YouTuber、Influencer。這是不是在反映著一個恐怖的現象?


前輩們的說話沒錯 - 我們這一代不能捱苦,嚮往及時行樂,忽略長遠思考。雖然我自己也不能否定Youtuber與Influencer們在網絡上作出的貢獻,但無疑這種都不再需要我們經過漫長歲月學習知識、不再需要受上司老闆們的氣 。快感、成功感,垂手可得。專家指,在社交平台上獲得一個讚,猶如我們賺到一筆大錢、服食毒品 、進行性行為一樣,腦袋會分泌多巴胺(dopamine),令我們產生快感。社交媒體就好像一個最快捷最便宜的方法,令我們獲取最快最多的快感。Simon Sinek在以下影片提到,正正因為年輕一代越來越追求即時的快感,而導致不能承受壓力,自殺率越來越高。說到這裡可能有點陰謀論,但其實也不無關係。


由Influencer所創造的資訊世界 錯漏百出

我們來看看今時今日的Influencer世界 - 投稿者需要吸引人的內容,結果大家下班後下課後都淪為「呃Like打卡」機械,不看電影不讀書。Foodie們利用神奇照相機,將普通的「碟頭飯」拍得變成美食,管它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管它是不是管用的美容產品,只要自己享受了免費試做,收了錢,我們就有責任誇大其效。而當中最大的危機是,Influencer只不過是廣大市民的一員,甚至是心智未成熟的年輕人。如果Influencer是指Opinion leader的話,我有時不禁反問 - 那我們憑什麼做Influencer?上一代的Influencer叫評論員,飽讀詩書,充滿智慧,懂得明辨是非。而今時今日,人人皆是Influencer的年代裡,這些意見真的是意見嗎?真理與虛偽之間的界線變得越來越模糊。

不過,對於企業來說,Influencer的興起,不就是最好的Marketing Strategy嗎?曾經我認為Influencer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甚至有機會超越傳統媒體,這可能會演變成真實,但當中的危機我們卻需要正視。由Influencer操控的資訊世界,沒有規限,沒有自我約束,沒有操守,寫錯了沒有法律責任,正中了企業們行銷策略的下懷。既不需要與傳統媒體繁複的交涉,也不需要再邀請專業的評論員來品評知味。因為大部份的Influencer -  寧濫勿缺。但有地位有知識的評論員的取態是 - 寧缺勿濫。大部份Influencer都只是跟著潮流走,而沒有能力創造潮流。Influencer本來只是坊間傳言,不該被當成是一種權威。我們未必有權選擇被Feed的資訊,但至少我們可以選擇信與不信。

我可以做的事

作為一個Blogger,我每日在這個社交媒體上蜉蝣生存,更令我想反思 - 到底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正確嗎?有人來閱讀我的部落格與文章,當然也獲得一時間的快感;但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不可以只關注自己利益,而忽視對社會的影響。當大家以為這個角色,又易起步又輕易獲取名利時,這個世界就再沒有人會從事社會建設的工作,沒有人會再做實事。試想一下,當所有人都成了社交平台的奴隸,這個世界將會變得很可怕。地下鐵壞了沒有人做維修,新建設沒有人去建築,我真的不敢再想像。

其實我反而喜歡10年前的世界,當世界還未有完全上癮,而利用Social Network的原因是真的想要與朋友聯繫。我可以做的是 - 便是叫自己不要將生活的大部份倚賴在Social Network上,反而需要重新活在現實世界中。在工作上,我必須告訴自己這種短暫的滿足感只是快感幻象,更重要的是如何善用這個平台,去宣揚正面的訊息與正確的資訊。我們必須面對真實,用智慧去分析歪曲的世界。不要太相信那些Instagram的美麗,背後是冒死攀牆。為了拍一張照片而失去了美食本來的溫度,我想多多少少都是對主廚的不敬吧。作為旅行寫作人,我可以選擇只顧分享享樂的資訊,鼓勵大家及時行樂,但作為僅餘一點人性的另一個我,我會鼓勵各位及時行樂之餘,也不要變得太自私。

我經常認為,科技比人走得更快,而普遍的人類甚至未有充分智慧去利用,因此反被科技所利用。地球要上演一幕《智能叛變》的戲碼並不荒謬,因為我們對於自己的腦袋太有自信,殊不知我們根本還停留在石器時代。
---------------
後記:我寫這篇文章出來,不是用來教訓任何人 - 而是用來整理自己最近不安而又極度混亂的思緒。井井有條地以文字抒發出來,好讓自己時刻警惕。

 

延伸閱讀:
How Evil Is Tech?   -  David Brooks
https://www.nytimes.com/2017/11/20/opinion/how-evil-is-tech.html
Aggression, abuse and addiction: we need a social media detox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aug/04/social-media-detox-facebook-twitter-august

Related Articles

0 意見:

張貼留言

Pls leave a comment :-)

Popular Posts